第三十九章 爱情三十六计

明天下  作者:孑与2

弯月如钩,玉山就是一尾巨鲲。

弯钩永恒,巨鲲永恒,只是诱惑永远存在。

也不知月亮里的嫦娥是不是钓饵。

云昭翻个身就能看见月光下的玉山,思忖着月亮与玉山的关系。

一个美丽的嫦娥正在翻墙。

她身手矫健,爬上墙头之后,边顺着那颗刚刚绽发新芽的石榴树爬了下来。

而后如同仙子在水上漫步一般就滑到了云昭的窗前,单手按在窗台上,洁白的纱裙就像一朵盛开的昙花,绽放一瞬间之后又归于平静。

屋子里没有点灯,她却极为熟练的来到云昭的窗前,纵身一跃,就骑在云昭的身上。

俯下身在云昭耳边呢喃道:“云氏小妾钱多多来伺候相公。”

云昭怔怔的看着眼睛发亮的钱多多道:“有本事就别骑在被子上,也别按住我的手!”

钱多多吃吃笑道:“我还期望你挑我的红盖头呢,挑了盖头,然后才是锦被里面卧鸳鸯,顺序不能错。

青楼里出来的姑娘,就这么一点盼头!”

“小楚今天说的话伤到你了?”

钱多多笑道:“你以为我会跟一个蠢丫头一般见识吗?”

云昭摇头道:“据我所知,你好像从来都不是一个心地宽阔的女人。”

钱多多仰起头低声笑了起来,白皙的脖子宛如天鹅的颈,云昭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,很想把被子掀掉。

“这说明那个傻丫头不傻,今天听她说出那一番话,我很欣慰!”

“欣慰?你快气死了吧?有没有想过弄死她们主仆?”

钱多多松开云昭的双手,却把冰冷的玉手按在云昭的脖子上腻声道:“你以为我应该跟别的女人一样为你这个金龟婿斗个你死我活?”

云昭轻笑道:“我觉得我全面符合金龟婿的标准。”

钱多多笑道:“按理说我一个从青楼里出来的女人,遇到你这样的金龟婿就该死死的缠住不放才对,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什么?你不愿意?”

钱多多道:”好东西总是稀缺的,稀缺的也就会变成稀罕的,稀罕的东西人人都想要,我何能例外?

不过呢,我也知道求来的东西一般都不牢靠,会让你觉得自己高高在上,所以呢,我这么美,该是你来求我才对。”

云昭笑道:“你怎么忽然间这么自信了?”

“因为我今天找机会抱了一下冯英。”

“抱了一下冯英?”

“没错,她很重,抱着她就像是抱了一个铁疙瘩,作为女人,该长在胸口的肉长到了胳膊上,该长在屁股上的肉长到了大腿上。

也就是一张清秀的脸可以拿出来骗骗人,作为女人来说太失败了,哪像我这样抱在怀里就温香软玉满怀!

从你们男人的本性来说,你天生就该喜欢我,抱着冯英这样的硬疙瘩你一定会有一种男人抱男人的感觉!呀……呸呸太恶心了。”

钱多多说着话还故意挺挺胸膛。

“所以说,你不在乎?”

钱少少摇头道:“谁小看冯英一定会吃大亏,这种自小就有坚韧不拔品质的人天生就不是一个屈居人下的人。

作为女人她可能比较失败,不过,作为一个人,一个坚韧不拔又知道变通的人,她前途无量。

我不知道石柱的秦将军教了她一些什么东西,不过,她看起来老神在在的,好像没有什么危机感。

除过她那个傻丫头在为她奔忙之外,人家冯英在来到云氏后,就去了火枪试验场。”

云昭探手摸摸钱多多滑腻的脸蛋道:“放过那个傻丫头吧,她就是单纯的傻!”

钱多多抓住云昭似乎要变得不规矩的手道:“我馋她的身子已经馋了好久了。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云昭差点被一口口水呛死。

钱多多白了云昭一眼道:“你知道什么,当年我可是跟着梁妈妈学过相人之术的。

小楚这种面相,身形的人才是真正大富大贵,子孙绵长之像。

我本姓水,少少也姓水,我以前偷偷地给少少起了一个水长东的名字,就是希望他能将我们的血脉传下去。

后来你非要我姓钱,叫多多,我当时正缺钱,觉得这个姓名也不错,反正水姓已经被我们姐弟两在青楼里给玷污了,以后专心求财就好。

现在不一样了,这些年我居然积攒了五……反正很多钱了,正好拿来给少少娶妻,小楚就非常的合适!

可以预见,一旦少少娶了小楚当小妾,我们家的子孙就不愁了。”

“为什么是小妾?”云昭的眼珠子瞪得跟核桃一样大。

“因为她今日里说我是你的小妾来着……”

“据我所知,少少似乎不喜欢小楚,你还记得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是个什么场景吗?”

“这有什么关系,我们家娶一个小妾而已,你以为少少会因为这事让我伤心?”

云昭想了一下这姐弟两的关系,以及钱少少的性子,点点头道:“你让少少娶头猪回来,他都没二话。

现在,你弟弟这边没问题了,小楚那边会怎么想,她愿意吗?”

钱多多冷笑一声道:“你以为我会给她拒绝的机会吗?你知道我有多少种处置女人的法门?

当初在明月楼里,就我好学,梁妈妈可是把我当未来老鸨子在培养!”

云昭叹口气道:“我发现我们这些人好像都不懂得什么是情爱。”

钱多多俯下身八爪鱼一样的缠着云昭道:“你是我的恩人,也是我的爱人,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对我,至于我,要是没有了你,我这一生一定不会有一天快活日子过……”

听钱多多说的哀伤,云昭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,眼瞅着月光撒在她的脸上——美绝尘寰。

云昭很想让时光定格在这一刻,钱多多却直起身从云昭身上跳下来,斜睨着云昭道:“小楚的事情就这么办了?”

云昭呻吟一声道:“你不是来跟我说情话的,是跑来说事情的,还是说你弟弟小妾的事情才来的。”

钱多多来到床边俯视着云昭道:“真真假假,你自己猜!”

说完话,就把长发往后撩一下,抬头看看窗外如勾的明月道:“遭了,大娘子晚上要查房的,我要是不在,她会怀疑我的闺誉不好。”

云昭惋惜的眼看着她穿窗而出,迅捷的爬上那颗石榴树,再跳上墙头,顷刻间就消失在高墙后边。

云昭掀开被子往里面瞅瞅,然后就叹息一声,缓缓闭上眼睛,今晚这个觉是没办法睡了。

进了书房的冯英就像是一只掉进米缸里的老鼠,小楚倒在椅子上已经睡得不省人事,冯英依旧坐在一张桌子后边,专心致志的看书。

她看的是兵书。

尽管戚帅的兵书,她已经能背下来了,每多看一次,她就有一份新的心得。

小楚脑袋磕在椅子背上,睁开朦胧的睡眼,跳下椅子,从外边的小炉子上取下滚开的水,重新给冯英换上了新茶,想想,又掏出两个柿饼放在小盘子里端给了冯英。

“小姐,你没必要这么辛劳。”

冯英抬头看看小楚笑道:“你不是说我们姐妹要卖一个好价钱吗?不读书怎么带兵,不读书怎么能让人家出好价钱呢?”

“咦?难道不是要嫁个好人家嘛?”

冯英大笑道:“你让你家小姐以色侍人?”

“嫁个好丈夫也不错啊。”

“你觉得你家小姐我比钱多多还要美吗?”

冯英的这句话让小楚很是为难,即便是昧着良心,她还是觉得钱多多是她见到的女子中,最妖媚的一个。

“兵法有云,上驷不敌上驷者,以上驷对中驷,以中驷对下驷,以下驷对敌上驷,如此方能取胜。

我美不过钱多多,亲不如钱多多,所优者不过是军中局面。

云氏兵马精髓取自戚帅,云氏如今拥有的兵马,不过是徒有其表,而无精神。

若我能集合戚家军之精神,为云氏整合锻造出一支真正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云氏大军,这才能将我们姐妹的身价提高到极限。

那个时候,你家小姐美丑与否,性情如何,亲善与否,与我们的婚姻将毫无关系。

戚家军屡次为人背叛,我从今后,宁愿相信利益的结合,也绝不相信毫无保障的爱情!”

第三十八章 第四十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