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老农的智慧

明天下  作者:孑与2

当冯英带着一身的硝烟味道回来的时候,钱多多已经准备好了精美的点心。

给云昭的点心是他一向爱吃的桂花糕,给冯英的是软糯的甑糕,至于小楚的美食则是钱多多新近发明出来的猪油酥。

两份面,一份猪油,半份糖霜混合之后揉成团子,加上豆沙馅料之后再用面皮包裹起来,放进火坑里烤。

烤出来的猪油酥颜色金黄,吃起来香酥可口,云昭偷吃了一个赞不绝口。

今天,钱多多对小楚格外的热情,这让一边吃好吃的猪油酥一边心里打鼓的小楚又幸福又痛苦。

“多吃些,可不敢把身子饿坏了。”

钱多多见小楚吃完了,又拿了一块放在小楚的手上。

小楚惊恐的看着钱多多回头就对冯英道:“小姐,她要把我养胖之后卖掉!”

冯英看了钱多多一眼道:“你喜欢多吃就吃,不喜欢多吃就不要吃!”

小楚听小姐这样说,咬了一口猪油酥含糊的道:‘我还是喜欢吃。”

聪明人捉弄傻子的戏码,云昭看不下去,就对钱多多道:“你真的想去扬州?”

钱多多点头道:“不是已经说好了吗?”

“去南京成不成?”

“我在扬州还有点事情办,办完之后就去南京!”

“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?”

“忘不了,不论是谁让人家把你脱得光光的,当分辨猪崽子公母一样上上下下的看个遍,都不会忘记。”

“人已经找到了?”

“去扬州的同窗已经打探到了消息,人家现在子孙满堂过着富贵日子,就等我过去终结呢。”

“那就一个都不要放过。”

钱多多深吸一口气道:“不会的,只要那些人有一个活着,我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。”

冯英惊诧的看着钱多多,而小楚则张大了嘴巴,她不明白,为什么钱多多会把自己不堪的过往跟云昭说。

“我有一段时间过的跟你一样,是人不是人的都跑过来扒我的裤子看我屁股上的胎记。

所以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钱多多将脸凑到云昭跟前,在他额头亲吻一下道:“我就知道你不会嫌弃我的。”

说完就走了。

小楚用胳膊碰碰冯英道:“小姐,你看她……”

冯英笑的很开心,对云昭道:“多多真的很好。”

云昭点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冯英犹豫一下又道:“你以后也会发现我的好。”

云昭笑着对冯英道:“你在蜀中做的事情已经让我看到你的好了,我开始的时候,只想让身边的人脱离贫穷,过上有尊严的日子,不知不觉的做到了现在的地步。

于是,我就更加的不敢懈怠,想把这条路一直走下去,看看最终的结果。

你在蜀中做的事情与我殊途同归,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,这已经很好了。

冯英,希望我们能够一起为一个伟大的目标奋斗,我真的不相信,人来到这个世间,天生就该受苦。”

让冯英说出那句话需要很大的勇气,同样的,让云昭回应她的话也需要极高的技巧。

冯英轻声道:“族中还有一些老卒,你要不要?”

云昭张开双臂道:“我欢迎他们来蓝田县安居。”

冯英又道:“我毕竟是一个女人,不想跟秦将军一样一生征战不休,我也想过一下玉山书院所说的——人过的日子。”

云昭握住冯英的手笑道:“我想,当我们每一个人都奋斗之后,会过上我们想要的日子。”

冯英将手从云昭手里抽回来看着他的眼睛道:“这是我平生最大胆的一个举动,赌上了我的所有,不论成败与否,我将终身不悔。”

说完话,不等云昭回答,就匆匆的离开了,小楚左右看看,最终还是端着自己的盘子跟着她家小姐跑了。

云昭在原地坐了一会,就起身离开了院子,走出云氏庄子之后,眼前才豁然开朗。

今年,种土豆,红薯的人没有往年那么多,关中人吃了好几千年的糜子,谷子,高粱,麦子,依旧是人们的主食。

不过,因为产量大的缘故,红薯,玉米,土豆全部被人们种在山上,或者种在旱田里。

红薯秧苗在云氏温泉边上早早醒来的土地上已经培育发芽,现在,只需要把秧苗栽进地里就可以了。

云昭走了很远的路,最终来到秃山的另一边。

他尝试了一下爱情,发现这东西似乎与他无缘。

钱多多全身心的喜欢他,放在最前面的一个称谓却是恩人。

冯英表达出非他不嫁的态度,最后两人却成了命运共同体。

虽然他知道,这样的关系可能更加的简单且纯粹,却让他快活不起来。

“或者,是我对这个世界要求太高了。”

云昭自言自语,一边提起了一个放在地埂子上的黑陶罐,里面装的是醪糟,香甜的味道他闻到了。

冰凉,甘甜的且带着一丝丝酒味。

云昭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醪糟,地里的农夫带着一家老小就笑眯眯的看着他喝醪糟。

一角黑面锅盔递过来,云昭接过来吃了一口皱眉道:“怎么还吃这个?”

老农嘿嘿笑道:“这还不好?”

云昭道:“这全是麸皮!”

“几年前老汉要是能吃上麸皮就算是过年了。”

“老抠!”

“县尊,您这话可就不对了,这人啊,就要给自己留点后路,现在要是整天吃白面,这是在折福损寿,黑面也能吃饱肚子。

您刚才喝的醪糟,那可是上好的糯米酿造的,用了老汉一斗麦子换的,老汉自己每天也就喝那么一两口。”

云昭道:“教你一个发财的门路,望这醪糟里面添加一些桂花酱,拿出去一碗卖三个钱,好生意!”

老农没敢靠着云昭坐下来,坐在三尺开外道:“真的可以赚钱?”

云昭怒道:“卖不完就送家里,我喝!”

老农笑呵呵的道:“县尊的给的生意肯定是好的,只是啊,县尊你别急,别看咱们现在吃黑面,可是呢,家里的粮囤是满的,足够老汉全家吃到后年开春的。

这都是县尊这些年的功绩,别人不知道,我们这些老农心里清楚,知道这好日子是谁带来的。

要是有些宵小之辈惹县尊不高兴了,你就下死手拾掇,千万别憋在心里,这容易憋出病来,要是有人不好捉拿,就告诉老汉,老汉召集乡亲们去拾掇他,不劳县尊动手。”

老汉的话说的狂妄,似乎他出手就能弄死钱多多跟冯英似的。

不过,这些话听在耳朵里却让人心里暖和。

老汉殷勤的把油泼辣子抹在云昭手里的黑面饼子上道:“菜油泼过,加了盐!”

云昭咬了一口,发现味道果然好了许多,苦涩的味道完全被油泼辣子给遮盖了。

“好多了吧?您看啊,黑面饼子味道不好,只要拿味道更重的辣子遮盖一下,粮食就是粮食,哪里有不好吃的粮食?”

“你在教我怎么干掉对手?”

老汉往云昭身边凑凑,低声道:“跟县尊为难,就是跟我们蓝田县的庄稼汉过不去,弄不死他!”

云昭重重的点点头道:“你说得对,一定要弄死她们!”

吃完了黑面饼子,也喝完了醪糟,云昭起身离开了农田,走出去老远,那个老汉依旧担心云昭心慈手软,远远地嘱咐道:“记得下死手拾掇啊,别留情,就像我家婆娘,不打不服气……”

云昭不知道老农为什么会把话题转移到他老婆身上,这就很贴合云昭此时的心境了。

看来,这又是一个有大智慧,遗落乡野的大贤!

这两个该死的女人之所以会弄得自己心烦气躁,就是因为自己对她们太好了。

老农的智慧这时候就很好用了。

这世上所有的事情似乎都能套用,遇到不顺心的事情,拾掇之,遇到不好的人,拾掇之。

总之,这天下欠拾掇!

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