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狡诈多智的媒婆

明天下  作者:孑与2

福联升老店坐落在扬州东关。

一座客栈就占据了半条街,进入天字号院子里,云春关闭了院门,整座小院子就属于她们三人。

掌柜的不敢派店小二过来,店小二也不敢过来,只敢远远地将热水送给守在门口的梁三等人。

没人知道这个院子里住着的三个闺女打扮的人是谁,只知道非富即贵。

钱多多居住的小院子之所以会价值不菲,最大的原因是这里有一棵巨大的三百多年的琼花树。

每年四五月间正是琼花开放的时候,一丛丛,一束束琼花聚拢在一起,形成一个个盘子大小的花球。

花色是纯白色的,分五瓣,花瓣肥厚……钱多多站在花树下,不断地从树上摘花瓣下来,没有浪费,一瓣瓣的放进嘴里慢慢咀嚼。

云春也从树上摘了一朵花,放进嘴里马上又吐出来,不满的道:“又苦又涩不好吃。”

钱多多木然的道:“传说吃多了琼花的女子可以变得国色天香。”

云春想要问是不是真的,不过,看到钱多多那张美绝尘寰的脸,就没有问,又摘下一片花瓣放进嘴里,这一次可没有吐出来。

傍晚的时候,梁三回来了,还带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媒婆。

从走进这个院子,媒婆的目光就落在钱多多的身上再也没有离开过,至于在她身边不断晃动的云春,云花她完全无视。

“姑娘喊派婆子前来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钱多多从琼花树下走过来,用扬州话道:“我要你帮我找一个人。”

媒婆听钱多多说的是乡音,就眉花眼笑的道:“姑娘原来也是本乡人,却不知姑娘要找谁。

婆子整日里为人保媒拉纤,也算是见过一些人。”

钱多多道:“我要找一个叫花婆婆的人伢子。”

媒婆听了钱多多的话,似乎并不感到奇怪,施礼道:“不知姑娘是要卖人呢,还是买人?”

钱多多道:“我缺少几个使唤丫头,颜色要好!”

媒婆瞅瞅云春,云花,笑着道:“姑娘这样的美人儿,身边自然是要找几个看得过去的丫鬟,如此才能彰显姑娘的绝色之美。”

云春一把揪住媒婆的脖领子怒道:“谁告诉你本姑娘是丫鬟了?”

媒婆并不害怕,瞅着云春道:“看样子姑娘是一个受主人家宠爱的丫鬟,定是陪伴主人一起长大的家生子吧?”

云花在一边呆呆的道:“呀,春春,她猜的好准。”

媒婆笑呵呵的从云春手里挣脱出来,反手握着云春的手道:“姑娘颜色不好,却深受主人家喜爱,这般年纪了正是干活的时候,十指还如葱白一般,可见主家对姑娘的喜爱,切切不可恃宠而骄,让十几年的情分没了。”

媒婆这一番话明明就没有夸云春长得漂亮,甚至还有一些指责之意,不知怎的,这些话落在云春耳中却格外的中听。

“哼,我家少爷才不会因为我干了蠢事就怪罪我,上一次我给他挑木刺的时候把他的脚刺了一个窟窿,他都只说自己命苦,怨不得我。”

钱多多在一边深深地叹了口气,两个愚蠢的丫头片言数语,就把三人关系卖的干干净净。

果不然,媒婆再看钱多多的时候眼神中就多了一丝玩味,再次蹲礼道:“姑娘也是从小被人调教过的?”

云花在一边吃吃笑道:“他是被我家少爷抢回来的。”

钱多多再次哀叹一声,在云氏待着那样都好,就是家里人总是没有一个上下尊卑,更何况,云春,云花是出了名的蠢。

这样多嘴的丫鬟,在别人家早就被丢井里喂王八了,只有在云氏,她们能活的极为开心,并且会自以为是。

不过,如果云氏不是这种家风,她自己一介被人抢来的女奴,哪来的资格活的跟大家小姐一样。

“我听说花婆婆手中有更好的人。”

媒婆往钱多多身边凑凑道:“看的出来,姑娘是跳出苦海了,长成这般颜色,依旧是处子之身,主家少爷一定是一个很好的美男子。

您说花婆婆手里有好货色,老婆子也算是东关街上出了名的人物,姑娘想要什么样的货色花婆婆能给的,老婆子也能找到。”

媒婆说到云昭的时候,钱多多眼神都变得温柔起来,鼻子酸酸的,又想流鼻涕,很多夜里,她都在幻想,如果在很多年前,自己要是能遇见那头温柔地猪该多好。

进了扬州之后,钱多多就如同进入了梦里,一会儿眼前飘拂的是残酷的往事,一会儿眼前出现的又是在云氏的欢乐模样。

媒婆的话更像是梦里边的旁白,一点点的将她从梦幻中拖出来,重归于现实。

“三叔,带这个婆子出去!”

梁三答应一声,揪住婆子的脖领子稍微一用力,这个瘦弱却涂脂抹粉的媒婆就从大门里飞了出去。

媒婆重重的摔在地上,却不叫喊,大声道:“姑娘既然要见花婆子,老身还是能带她过来的,只是茶水钱……”

梁三从怀里掏出一锭一两的小银锭子,丢在媒婆面前道:“把姑娘要的人带来,回头还有赏赐。”

媒婆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,隔着大门向钱多多施礼道:“姑娘,是老婆子多嘴了,不过,容老婆子再说一句,花婆子手里的货色虽然有好的,却来路不正,大多是丧良心之后才得到的货。

不像老婆子手里的姑娘,都是好人家的,来路清白,姑娘要了这样的丫鬟,至少会家宅平安,没有那么多的怨气。”

钱多多笑了一下道:“带花婆子来。”

媒婆咬咬牙道:“老婆子这双眼睛如果不瞎的话,姑娘这是跟花婆子有仇,八成是被花婆子害了。

这是来寻仇了。

姑娘,听老身一句话,莫要惹花婆子,这个老腌货干的全是伤天害理的事情,这些事情她一个婆子背不起,她身后有人。

我劝姑娘还是死了这条心,既然已经进了好人家,既然能跟春春姑娘一起长大的少爷,定是一位少年才俊。

姑娘这样的身份当主家娘子是不成的,不过以姑娘的才貌,加上还是处子之身,被少爷宠爱一生还是不难的。

没必要为了一个腌货,就毁了你的好日子。”

钱多多闻言笑了,朝媒婆招招手道:“敢问妈妈名姓。”

媒婆颠颠的跑进大门,凑在钱多多身边陪着笑脸道:“老身何常氏。”

钱多多笑道:“何妈妈,我身边正好缺一位年长的妈妈陪伴,不如你就跟着我如何?”

何常氏听了也不感到意外,陪着笑脸道:“老身一生给人牵线做媒无数,也卖了无数好闺女,现在轮到卖自己,这也是老天给的报应,能碰到姑娘这样的人,老身又觉得是老天给的恩典。

您看,纹银三百两如何,从此,老身就是姑娘身边的老奴,您要我去打狗,老身绝对不敢去撵鸡。

别看老奴年纪大了,还能让姑娘用上几年。”

钱多多从未花过这么一大笔钱,她努力的回忆着云昭一掷千金的模样,挥挥手道:“好,我就买下你,给你纹银四百两!”

何常氏这一次真的愣住了,她开三百两银子只是一句戏言,希望这个姑娘能绝了买她这个老婆子的心。

万万没想到,这个姑娘不但没有讲价还价的意思,反而在她胡乱出的价格上又添了一百两。

就在她犹豫的时候,梁三一边冷哼一声,这让何常氏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她忽然想起,梁三以及守在门外的那七八个汉子根本就不像是好人,这样彪悍的汉子,恐不是一般人家的家奴。

见钱多多依旧看着她,就施礼道:“姑娘,把钱交给我家老汉,容我跟老汉告辞,从今后,老奴就是姑娘房里的人了。”

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六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