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复仇也要保持一个好心情

明天下  作者:孑与2

何常氏的丈夫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木讷的老汉。

何常氏让他怎么做,他就怎么做,从头到尾除过布满全脸的谄媚的笑容,再无其它表情。

四百两银子很重,老汉舍不得放在牛车上,自己亲自背着,再赶着牛车离开了。

何常氏目光呆滞,目送老汉走出好远,才对钱多多道:“姑娘,你也看见了,嫁给老实人就这下场。

老何家一辈子贫苦,是我不甘心过苦日子,才把自己弄得彪悍无比,哪怕在外边被人家吐口水了,老婆子也能笑着用脸去接,就是这么丧良心的把丑的说成美的,把坏的说成好的,不要脸的去混人家那点媒妁银子。

这么多年下来,家里置办了地,买了牛,给儿子娶了媳妇,日子过的比普通人家好不少。

本以为可以过好日子了,你看看今天,卖老婆子为奴的时候,我的两个儿子都没来,就派了一个三脚踢不出一个屁的老窝囊废来了。

没人问老婆子愿意不愿意,也没人问老婆子卖身之后过的好不好,除过钱,他们什么都不问。

也好,这是老婆子这一辈子做的最大一笔生意,以前呢,总以为自己能找到几个好的瘦马苗子,可以卖一个好价钱。

没想到,我这个鸡皮鹤发的老婆子居然最值钱。

姑娘,回去吧,别让人家看到姑娘的容貌,让这些人多看一眼,老婆子都觉得恶心。”

钱多多默默地点点头,挂上面巾,被何常氏搀扶着进了院子。

云春,云花是两个没心没肺的。

见何常氏老泪纵横的模样就觉得好笑。

云春撇撇嘴道:“你是运气好,能进我们家,我家买了成百上千的人哪一个不是开始哭哭啼啼,后来就活成了神仙?

以前的破家有什么好留恋的。

我父母家距离我住的地方不到五百步,我一年到头也就过年的时候回去一趟送钱。

送完了钱,我还要赶紧回来,少爷喜欢在大年夜里放焰火,噼噼啪啪的可好看了。

既然当初把我用二两银子的价钱卖给了我家大娘子,我就是大娘子的人,死活都是!”

何常氏闻言吃了一惊,看着钱多多道:“咱家很大?”

云花傲然道:“关中都是我家的,尽管大娘子不让这么说,我们都知道!

一个破烂扬州算得了什么,回到家里你才知道过的有多舒服。”

何常氏有些搞不懂钱多多跟云春,云花的关系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们俩的话。

钱多多道:“你是我的人,以后就这跟着我好了。”

云春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道:“最后还不是都成少爷的人。”

何常氏听了越发的忐忑。

“富春桂花油婆婆你知道吗?”

回到内宅,钱多多靠在软枕上瞅着窗外的琼花问何常氏。

“婆子知道,以前叫水富春桂花油。”

钱多多把玩着自己的长指甲淡淡的道:“我以前叫水湛湛,是少爷见我贪财,就给我改了名字叫钱多多。”

何常氏低声道:“姑娘就是花婆子常说的“扬州第一马头”?”

钱多多笑道:“能卖一千两银子的八岁“扬州瘦马”恐怕这些年来只有我一个吧?

扬州马头这四个字我担得起!”

何常氏一把抓住钱多多攥紧的手道:“姑娘不能自伤,留下疤痕就不好了。”

钱多多吃吃笑道:“没关系,我现在就算是成了一个丑八怪,我的那个男人也会把我照顾的好好地。”

云春在一边道:“有本事你就变得跟我们姐妹两一样丑试试。”

钱多多怒道:“我就算是毁了容貌,也比你们两个美,你们这么丑,还笨,少爷也从来没怪罪过你们。

给少爷弄个洗澡水,烫的他差点蜕皮,给少爷缝个被子,居然能把针留在被子里……陪着少爷读书,少爷看书看得入迷,你们倒好,睡得跟死猪一样,还偷懒把蜡烛黏在桌子上,如果不是少爷发现的早,屋子都被你们给点了。

大白鹅的事情就不说了……少爷跟你们一起长大,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老天照顾。

你么还敢说少爷对你们不好?”

对于这种程度的吵闹,云春从来都不在乎,她知道少爷看不上她,自己也被钱多多骂习惯了,对骂是不会的,回头看看张大了嘴巴笑着看热闹的云花道:“你怎么这么蠢?”

钱多多拍拍脑门道:“你们两个给滚到屋子里去,我跟婆婆说说话。”

云春摇头道:“少爷说了,我可以惹你生气,可以让你讨厌,就是不准我们离开你。”

钱多多烦躁的将软枕砸在云春身上道:“这又是为什么?”

早就被云昭用各种武器袭击过的云春很顺手的捉住软枕道:“少爷让我们看住你,还告诉我们,你这次下江南,杀别人可以,不准伤了自己。”

钱多多举在手里的果盘慢慢放了下来,起身抱住云春,在云春的脸上轻轻蹭着道:“好,以后不管你干出多蠢的事情,说出多没脑子的话我都不会生气了。”

云花在一边嘿嘿笑道:“少爷早就说过春春是一个标准的关中二蛋,不值得跟她生气。”

云春怒道:“你是二憨!”

云花无所谓的学云昭摊摊手道:“大娘子也这么说,还说少爷心思重,我们姐妹伺候少爷最合适。”

有云春,云花两个笨丫头在,钱多多就没办法谋划一些阴私事情,或许这才是云昭把云春,云花派过来的原因。

钱多多知道云昭根本就不在乎她的过往,知道更多的过去,只会更加怜惜她。

是钱多多自己不放过自己。

现在的日子过的有多快活,她对以前的生活就有多痛恨。

就算钱多多不在意那些悲惨的事情,可是,爹娘的死因总要弄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如果她不来处理这些事情,一旦钱少少接手了,很可能会给云氏发展带来一些阻碍。

钱多多明白,自己最多是怨恨,而事情到了钱少少手里,他会做的极其恶毒。

“告诉我怎么找到花婆子,她好像消失了,我的人没有找到她。”

何常氏毫不犹豫的道:“现如今,花婆子就在瘦西湖上的画舫里,她买了一条画舫,安置了五六个姑娘,专门做达官贵人的生意。

老身这样的活计人家已经看不上了。

听何常氏这样说,钱多多就把目光落在云春跟云花的身上,这两个国字脸的丫头,用不着过多的打扮就是两个帅气少爷公子。

云春被钱多多看的非常不自在,抱着胸口警惕的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钱多多对何常氏说:“婆婆,你按照她们两个的身材购置两套男装,要富贵一些。”

何常氏听了脸色一变道:“姑娘,花婆子身边常年有打手。”

听何常氏这么说,钱多多的嘴角微微上翘,云春,云花已经笑得稀里哗啦的。

在关中,云氏已经是霸王龙一般的存在,就连秦王府都要低头,云春,云花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说过云氏被别人欺负这种事情了。

至于打手……云氏全家都是打手!

何常氏见人家三个人都在笑,也就跟着讪讪的笑了起来,最后还是忍不住低声道:“老身听说,这个花婆子跟扬州知府潘达有一些交情。”

钱多多拍拍手,一个低着脑袋的汉子就进了院子,站在窗前一言不发。

“听说花婆子藏身在瘦西湖的画舫上,把她找出来,另外,去打探一下扬州知府潘达事情。”

汉子听完,转身就走了。

何常氏担忧的道:“强龙不压地头蛇。”

云春在一边拍着手道:“你要我假扮公子是吧?好啊,好啊,公子的衣衫我经常穿……”

话音刚落,钱多多跟云花一起怒视云春。

云春讪讪的道:“就是公子的鞋子我没法子穿,他的脚比我的小一些。”

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七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