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过程很重要啊

明天下  作者:孑与2

很久以前,云昭就告诉过钱多多,如果王朝强大,那么官员的日子就不怎么好过。

百姓来办事的时候之所以毕恭毕敬,那是在尊敬你代表的国家,代表的衙门,而不是你这个人有多大本事。

在这个时候,就算是牵一条狗来当蓝田县县令,来办事的百姓也一定会夸奖这条狗叫声洪亮,清脆,毛色鲜亮,怎么看怎么喜欢。

当王朝开始没落的时候,国家这个名词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,这时候要是再牵条狗去当蓝田县令,这条狗十成十的会被百姓丢进锅里炖了,即便是不被百姓炖了,也会被上官或者部下给炖掉,规则已经不重要了,也没有人理财规则。

这样的狗官,被人炖着吃完了人家还会说狗肉塞牙。

民意沸腾的时候官员是不好当的,这时候再火中取栗就需要很高明的手段跟超常的智商。

所以,乱世中的官员才是人精!!!

这也就是儒家常说的,乱世隐居,要独善其身的道理所在。

花婆子被送到钱多多面前的时候,潘达正在被曹化淳绑在木头架子上赤条条的让人展览。

官员们参观完展览之后,盐商们看展览,盐商们看完展览之后,潘达就被锁在木笼囚车里供所有人展览。

这时候,可就到了有仇报仇,有冤报冤的时候了,烂菜叶子,臭狗屎,砖头瓦块的把潘达砸一顿,百姓们的气也就顺了。

然后,再听胥吏们念过文告之后,大家伙这才发现,扬州百姓这些年之所以过得如此凄惨的原因,就是有一个贪官污吏,全部的罪过都在潘达,手下的官吏们曾经反映过无数问题,都被这个该死的潘达因为利益的关系被压制了。

这是下情不能上达!

看过胥吏们贴出来的文告之后,百姓们才知道,朝廷这些年其实也是有很多利民政策出台,皇帝还是非常理解扬州百姓疾苦的,只是下来的好政策因为触犯了扬州知府潘达的利益,所以被搁置了。

这叫上情不能下达!

事情到了这一步,潘达的靠山放弃了潘达,潘达的同盟放弃了潘达,潘达的部属放弃了潘达,百姓们更是恨不得从潘达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。

潘达的老婆虽然不太好看,依旧有青楼愿意高价买下来,总有一些跟潘达有仇的家伙,愿意通过欺负这个破落户女人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仇恨。

潘达的女儿被盐商买走了,在大宴宾客的时候,总喜欢把这个可怜的女人拉出来让人们捉弄一下,达到宾客欢言的目的。

潘达倒台了,全扬州的人都开了一场盛宴……而肥胖的潘达,就是这桌奢华酒宴上的一道主菜。

处置花婆子的事情根本就不用劳动钱多多,何常氏自己就处理的干干净净。

“姑娘你看。”

钱多多拿过何常氏拿来的花婆子的供状仔细的看了一遍沉默无语。

事情跟她预料的一样。

自己父母之所以会意外死亡,不是因为她家的桂花油卖的好,也不是家里家财万贯的让人眼红。

父母的不幸就在于生下了她这个太过漂亮的女儿,而愚钝的父母又不愿意把亲生闺女卖掉……

“爹,娘,女儿不孝,女儿不孝,你们该卖了我的,你们该卖了我的……”

钱多多软软的倒在地上,用力的撕扯自己的头发,不停的用脑袋去撞墙。

她总以为是父母把自己卖掉了,她总以为事情的真相就是爹娘不要她了,为此她不惜在被卖掉之后,以性命为要挟一定要带上弟弟,否则她就弄花脸……人家把她弟弟送来了……钱多多因为怨愤做出来的悖逆行为救了弟弟一命。

爹娘的尸骨,还在富春桂花油作坊兼小店后院的井里。

钱多多涕泪横流。

春春,花花相互拥抱着哭得稀里哗啦,从钱多多的事情上,她们发现,自己爹娘好像也没有不要她们的意思,只是希望她们能过的更好一些。何常氏小心的保护着钱多多,生怕她因为痛苦干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,她最害怕钱多多弄坏那张价值连城的脸。

至于春春跟花花,何常氏只是注意着点,不要让她们拔刀自刎就好。大哭一场之后的钱多多脸上就有了笑意,这一次她流露出来的笑意不再是狡黠的,也不是智慧的,甚至不是风情万种的,而是一种由内心传导到脸上的笑容。

这种笑容,像是清风,像是春芽,像是花开,像是平静湖面上起来的微澜,更像灞桥边上被春风拂动的杨柳。

看到钱多多的笑容,何常氏的心都在颤抖,即便她是一个女人,即便她是一个已经看过无数美人儿的婆子,这一刻,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姑娘是人间至宝!

花婆子的口供上记录着一个凄惨无比的故事,钱多多却看了一遍又一遍,供状中父母遭受的每一次伤害,对她来说都是父母给她的爱意,可以修补她残破的心,也能让她全身暖洋洋的。

钱多多细心地将这份供状折叠起来,细心地用丝绢包裹好,又装在一截竹筒里并密封好,最后装进一个牛皮筒子里面,交给梁三道:“把这个东西用最快的速度交给少少。

告诉他,爹娘至亲,错在他人!”

梁三嘿嘿笑着接过牛皮筒子,瞅着钱多多的脸笑道:“多多真的很好看。”

这样的话钱多多听的多了,此时此刻被梁三一夸,她竟然微微有些羞意,低着头道:“以前我就不好看吗?”

梁三大笑道:“以前我们都叫你小狐狸精来着。”

说完就哈哈大笑着去帮钱多多安排信笺去了。

钱多多微微一笑,蹲身朝远去的梁三施礼道:“多谢梁叔夸奖。”

梁三笑的声音越发的大了。

“花婆子呢?”钱多多淡淡的问何常氏。

何常氏一转身发现云春,云花不见了,连忙道:“姑娘快去,春姑娘,花姑娘刚才说是要去把花婆子剁成肉酱呢。”

钱多多摇头道:“不要紧,不管她成了什么样子,我只要看一眼就好。”

云春,云花到底没有把那个老婆子剁成肉酱,这种事一般都是一个叫做聋二的人干的事情。

没有把聋二带来扬州,云春,云花非常的失望。

钱多多真的只看了那个被云春,云花殴打的凄惨无比的花婆子一眼,看的很仔细,确认就是这个婆子当初买了自己,确认了就是这个婆子当初把她剥的光溜溜的检查公母之后,就对跟着进来的云氏护卫们道:“装进麻袋里沉塘吧。”

护卫二话不说就用绳子将挣扎不休,哭喊不停的花婆子绑的结结实实,然后就装进麻袋里,走到院子里随手就丢进了落满琼花的池塘。

池塘里的水不深,也就三尺,堪堪没过麻袋,眼瞅着一大串气泡骨碌碌的冒上来,钱多多神色安静。

“多多看着她淹死了,我们再丢出去。”

护卫们也听说了钱多多的事情,事情办的很贴心。

钱多多施礼道:“多谢诸位叔叔,还要劳烦诸位叔叔带我走一遭富春桂花油作坊。”

一个年级稍长的护卫道:”已经安排好了,井里的遗骸已经起出来装棺了,梁三找了和尚要念《往生经》,多多换上孝服一会就去。

可惜少少不在,少了孝子。”

钱多多微微笑道:“不用了,我要带爹娘离开扬州这个不让好人好好过活的地方,我要等少少回来,我们一起给爹娘在秦岭找一个好地方安葬,安葬在我们可以看见的地方。

在那里,就没有人,也没有恶鬼欺负爹娘,他们可以好好地睡了。”

第五十章 第五十二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