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赵辰服药

造化图  作者:横扫天涯

噗通!

背上的铁齿狼掉在地上,白羽老师全身冰冷,牙齿打颤。

沈哲什么学习成绩,她教了这么多年,知道的很清楚,常识题都能算错,稍微难一点,需要抛硬币,才能决定的超级学渣,这次的答案,毫秒不差……

难道……他一开始就知道被冰雪掩埋的那道山体裂痕?

就算知道,又怎么会知晓荆棘山的铁齿狼,已经被狼王一统,又如何计算出,自己被追杀的时候,绕了多少路,出现了什么样的变故?

哪怕自己多击杀一头铁齿狼,在山洞里,多稍微耽误半个呼吸,这个时间,就会出现偏差!

可现实却是……一模一样!

精准的让人身上冒冷汗。

“看来,要和他……好好谈谈了!”

急速呼吸了几口,平复了心中的震撼,白羽老师暗暗点头。

一直以来,认为这位学渣,这个学期结束,就会回到家族,做个普通人,与自己再无交集,怎么都想不到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!

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,又出现了什么事,还真要好好聊聊,才能知晓。

“白老师,你怎么回来了?不是要去实践吗?”

教导李主任疑惑的看着走进办公室的白老师。

“我已经回来了,这是结果……”白羽老师将记录水晶递了过去。

实践结束,要回教导处报备结果。

愣了一下,李主任急忙看去,瞳孔也是一缩:“四个时辰多,绕过荆棘山过来?这……这……”

显然,他也不敢相信。

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白羽老师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。

“铁齿狼狼群出现狼王?荆棘山背后,有可以通行的山体裂痕……”眼中满是不可思议,李主任随手将桌上放着的教参拿起,同样满是骇然,忍不住心中好奇:“你是怎么发现,教参不同的?”

“是一个学生,计算出的答案,和我不同,我翻阅教参,才发现上面的答案不知何时已经不一样了……”白羽老师解释道。

“学生?”李主任愣住。

“是,计算的成绩,和教参……一字不差!”白羽老师点头。

李主任一震,急忙看来:“是谁?你们班的凌雪茹还是崔霄?”

三班,就这两个人在全校的名次最靠前,能够想到的,只有他们。

“都不是……这件事有些奇怪,我还需要调查,等我调查清楚了,再向李主任汇报……”

白羽老师摇了摇头,并未说出沈哲的名字。

要说凌雪茹这位年级前十,名气大,沈哲的名气,在学校里更大!

全校倒数第一,早就被无数老师诟病,直接说是他计算出的结果,李主任肯定不信,更何况,就连她自己,也觉得不相信,打算问清楚,到底怎么回事,再做打算。

不然,空欢喜一场。

……

宿舍,背着陆子涵在学校转了一圈的沈哲,回到了房间。

虽然又做了件好事,将这位重伤人员送回班级,但他的样子好像不太高兴。

知道他喜欢热闹,好面子,为了让其开心,沈哲还专门去了一趟图书馆、修炼场、比试台……哪里人多去哪里,结果,对方的表情更难看了。

甚至还说了一些辱骂的话。

不过,沈哲并未生气,好人就是这样不容易被人理解。

只要我心向光明,纵然全世界都不明白,又如何?

问心无愧就好了。

“看来……铅笔和做好事无关……”

感慨的同时,也明白了最让他郁闷的事情。

今天连续做了好几件好事,铅笔都没出现,看来,这东西和做好事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“算了,明天再研究,实在不行,去图书馆找点书看,总会找到办法……”

脑海中的笔记本,一动不动,好像铅笔消失,和它无关,无论怎么召唤都没有半点回应,纠结了半天,沈哲不再去想。

有了新的药材,又买了新的干锅和油盐酱醋,先将药液炼制了再说,顺便看看,能不能将练体再提升一些。

重新到了炼药室。

这次他准备妥当,提前带了口罩,和防止烟尘的护目水晶镜,停顿了一下,又准备了围裙,和防止头发被烧焦的厨师帽。

“开始!”

一切妥当,将干锅再次放在炉鼎上,药材一样样的加进去。

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第二次容易了不少,不到两个时辰,五份金黄色的药液,就全部炼制成功。

并未着急去找赵辰等人,而是回到宿舍,继续修炼练体的功法。

药液在体内融化,身体似乎有了抗药性,依旧是练体七重练骨髓的境界,再无法增长。

“看来……第七重真的是瓶颈!”

无奈的摇头。

“还是要弄出铅笔才行……”

又修炼了一会,一无所获,沈哲再次纠结。

七重就到巅峰了,对于他这个强迫症患者来说,实在无法接受。

现在也只能有了铅笔,再试试能不能改变自己的体质。

留下一份练体药液,将剩下的三份带好,向赵辰的宿舍走去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三人,都是受了他的无妄之灾,才身受重伤,无论做为朋友还是伙伴,都应该弥补一下。

不一会来到跟前。

学渣没人权,和他一样,宿舍的舍友全都跑了干净,只剩下赵辰一个。

此时的他,刚服用了药物,正躺着养伤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见他来到,赵辰急忙起身。

“我不是说过,要替你们炼药疗伤,并且帮助练体吗?给!”

笑了笑,沈哲将盛了一份药液的玉瓶递了过去。

“药液?”赵辰疑惑的看过来:“你炼制的?”

“嗯!”沈哲点头。

也没什么可否认的。

“这个……”赵辰面皮抖了一下:“我还是不吃了,我已经服用药物了,伤势又不严重,过两天就应该能好……你的好意,哥们心领了……”

上次学习炼药,他自己炼制了一瓶子,给狗吃,没多久,狗就死了,死状那叫一个凄惨,口鼻都是鲜血。

后来,宿舍招耗子,每次都是炼制一份药液出来放在墙角,都能毒死不少,屡试不爽。

这家伙,学习比他还渣,炼的药,敢拿出来,也要敢吃才行啊……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见这家伙一脸敬畏,沈哲头上冒出黑线。

好不容易要了这么多药材,忍受着油盐酱醋的熏烤,费尽心血才弄出来的药液,竟然遭到嫌弃……

“没什么,只是没活够……还想多活些时间……”

赵辰尴尬一笑。

虽然回家继承亿万财产,娶上几十个美貌女子,难受是难受了点,丢人是丢人了些,可至少还活着,服用了你的药……谁知会不会和宿舍的老鼠一样,直接挂掉?

“闭嘴,那这么多废话,让你吃,就吃……”

好心送药,这家伙竟然推辞,强迫症发作,沈哲向前一步,一把捏住赵辰的嘴巴,随手将瓶塞打开。

“你要干什么,放开我,不要,不要啊……”

赵辰抓狂。

我是真的不敢吃你炼制的药……

大家好朋友一场,为啥要我死?

好好活着不好吗?

“尽管叫吧,就算叫破喉咙,也没有人会来救你……”手上用力,捏住赵辰的嘴巴,手肘和腿抵着对方,让其无法动弹,沈哲粗暴的将玉瓶,塞进对方的口中。

“完了……”

感受到一股暖流流入咽喉,赵辰双手抓紧床单,脚掌不由自主的蹬直……眼泪从眼角缓慢流了下来。

没想到,好不容易的一次……生命,就这样完了!

……

学校的男生宿舍,都是紧挨着的,赵辰的哀嚎,没有任何遮掩,响彻了整个楼道。

一群学霸听到声音,走了过来,站在门口,面面相觑。

正想敲门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,就听到沈哲的怒喝。

“尽管叫吧,就算叫破喉咙,也没有人会来救你……”

“是三班的沈哲……他们是好朋友,应该没啥事……”

有人认识沈哲,听出了声音。

“哦……”

众人同时点头,再次看向对方,都从各自的眼中看出了惊骇和恐惧。

好刺激,好羞涩哦……

这两个学渣……玩的这么开的?

第二十章 第二十二章